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 > 健康科普 >

德甲在线直播李达的结局

李达,号鹤鸣,是中共一大代表。后来,由于种种原因,李达脱党,长期在大学从事教育工作,并一直坚持马克思主义信仰。1948年11月,领袖派人给在湖南大学任教的李达带信,请他速去解放区参加重要工作,因为送信人要穿过敌占区,所以信中特意用了“暗语”。

这本是一个美谈,可惜“我猜中了前头,却没有猜中这结局”。

1949年底,李达再次入党,经中共中央特许,没有预备期。随后,李达仍主要从事教育研究工作,1953年起,李达在武汉大学当了13年的校长。

1958年“大跃进”高潮时,李达见到南巡的领袖时,直言不讳地说,当时吹嘘的高指标是唯心主义的产物,“你发烧四十度,下面就会发烧四十一度、四十二度。”

1961年夏,70多岁的李达到庐山休养。8月25日,刚刚抵达庐山的领袖约见了李达。两位好友谈论文章时,领袖不止一次地赞赏李达的《社会学大纲》,他建议李达“是不是根据新的材料再修改一下,重新出版”。

接受任务后,李达与助手们经过5年的共同努力,数易其稿,1965年,《唯物辩证法大纲》终于问世了。当此书征求意见稿送给领袖审阅时,领袖给予了很高评价。

在李达与助手们聚精会神地全面研究撰写《唯物辩证法大纲》时,康生与林彪等人为了达到个人目的,唱起了“顶峰论”。对于康生、林彪等人大力倡导的“顶峰论”,李达认为这是不符合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。李达这种“不讲政治”的“固执己见”,引起了一些领导的不满。

1965年底,李达已经搬到了北京,就任全国人大常委会专职委员。然而由于《唯物辩证法大纲》还没有最终定稿,1966年2月,李达又返回武汉,开始了全书的最后定稿工作。 

正当李达全力投入工作的时候,文化战线上掀起了大批判运动。此时中共中央中南局的有些人对李达颇有微词,认为李达“埋头研究,不关心政治”,随即指示武汉大学整理出李达的一份材料,说李达是“反动学术权威”,并通过有关部门报到中央。因为李达是党的创始人之一,此事关系重大,中央有关同志就此事询问了领袖。领袖当时未置可否。4月,在杭州会议上,有人又向领袖谈及李达的问题,当询问可不可以对李达开展批判时,领袖仍旧没有表态。接着,在上海会议期间,这人“不厌其烦”,再一次询问领袖是否可以对李达进行批判,并说湖北的群众有这方面的要求。在这种情况下,领袖说了一句:“既然群众有要求,在校内批判一下也是可以的。” 

1966年5月, “文革”拉开序幕后,形势急转直下。6月3日,武汉大学召开全校大会,传达中南局关于“文化大革命”的精神,宣布珞珈山也有一个“三家村黑帮”。6月7日,在省委驻武汉大学教育革命领导小组的主持下,全校三级干部扩大会议召开,决定进一步发动群众,揭开武汉大学阶级斗争的盖子,将目标集中对准校长李达、前党委书记朱劭天、副校长何定华三人。 

从此,李达再也没有安宁过。他先是被“勒令”停止写书,交代自己所有的“罪行”。接着他的助手们也被强制性地“集中”起来,强令写出揭发检举李达的材料;他家的电话被剪断,北京的来信也被劫去了。 

6月10日,中共湖北省委正式决定将李达与武汉大学前党委书记朱劭天、副校长何定华作为武汉大学的“三家村”。这是全国所有高校被“揪”出来的第一个“三家村黑帮”。

6月13日,武汉大学“组织”7000余名师生员工集会,批斗李达,“声讨”珞珈山“三家村黑帮”“反党反社会主义罪行”;《湖北日报》发表文章,指出:“朱劭天、何定华和某资产阶级'权威’等组成的'三家村黑帮’,......,推行资产阶级路线,抗拒省委领导,阳奉阴违,欺上瞒下,打击无产阶级革命派,扶植资产阶级'专家’,把武大变成他们复辟资本主义,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顽固堡垒。”

6月30日,批判开始升级,李达的名字,在报纸上公开点了出来。

进入7月后,批斗的方式开始残酷起来。武汉地区接二连三的批斗大会,李达总是“主角”,批斗、声讨、示众、审讯、辱骂,使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,遭受着肉体和精神的双重迫害。

1966年7月16日,领袖又一次抵达武汉视察。

7月18日,中共湖北省委作出《关于开除混入党内的地主分子李达党籍的决定》,开除了李达这个“叛徒”、“地主分子”的党籍。 

7月19日,看守李达的一个学生悄悄地把领袖已到武汉的消息告诉了李达。这个消息让李达颇有些高兴,他认为领袖一定会出来给他说话的。当天晚上他强支身体,准备给领袖写信,他不再像过去那样称呼“润之”,而是称呼“主席”。全信不到20个字:“主席,我有难,请救我一命。李达顿首。七月十九日。”第二天,李达小心地用信皮把信牢牢包好,恳请学校“文革”工作队的人,将这封信尽快送给领袖。 

然而,此前两天,领袖已经离开了武汉。此信只好辗转送往北京。 

李达的病情更加严重了:胃出血、糖尿病,每天仅靠少量的稀粥维持生命,身体骨瘦如柴。家人要求去医院治疗,但被拒绝。。 

李达的信辗转送到领袖手里时,已经是8月中旬,领袖看后,立即在信上作了批示,要求湖北省委解决李达的困难处境问题。 

8月22日,李达已经奄奄一息。可能是领袖的批示起了作用,终于允许把李达“押送”去医院化名看病了。然而,一切都晚了。这时的李达处于半昏迷状态,已经难以输液。8月24日,这位党的创始人之一,理论家、哲学家、教育家,走完了他76年的人生之路。

1966年8月25日,在李达尸体即将火化时,武汉大学派人宣读了经中央同意的中共湖北省委的决定:“开除李达党籍,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,戴上地主分子帽子,进行监督改造”,并宣布“李达已死”。

1980年11月,中央为李达平反,恢复党籍。

  • 关注微信

猜你喜欢

推荐排行